锯齿防伪

       墨水喷印到纸张等承印物表面时,在浸润力(俗称扩散力)的作用下,干燥前的墨迹必然迅速润开(俗称扩散开),从而在墨迹边沿随机形成众多微观锯齿(俗称毛刺),这是一种无法克服的自然浸润现象。
       给每一个具有唯一性的二维码及其墨迹边沿的锯齿拍摄一张微观照片、作为防伪档案存入云端数据库中,可用来鉴别真伪。
       微观锯齿是自然形成的随机物理特征,具有随机性、唯一性、不可复制性。利用人工智能图像识别技术鉴别微观锯齿是否相符,可准确鉴别真伪。





印刷厂

       将二维码的局部区域喷印到扩散(剂)涂层上,促使局部区域墨迹的边沿自然润开,以形成随机形状的、符合手机识别标准的微观锯齿并干燥固化。然后,给每一个二维码的局部区域拍摄一张微观照片,参见图1。






防伪公司
       将印刷厂所拍摄到的微观照片存入云端数据库作为防伪档案照片,参见图2。对消费者拍摄上传的照片进行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给出真伪鉴别结论,参见图3。



消费者
       手机扫描二维码并将照片上传到云端数据库中。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系统将上传照片与档案照片进行图像特征匹配。如果两张照片上的锯齿等微观特征相符,则系统反馈鉴别结论为“真”的信息给消费者,如特征不符,则反馈鉴别结论为“假”的信息给消费者,参见图3。



无法复制原因

       首先,凡是油墨印刷,墨迹边沿必然随机扩散产生微观锯齿,无法避免。即使造假者不惜成本制版模仿锯齿,印刷造假时,墨迹仍会再次扩散形成与模仿版不同的新锯齿。
       其次,印刷油墨中还可添加超细绒毛,超细绒毛的宽度≤0.03mm,这一宽度小于印刷极限(市面上印刷机能够印刷出的最窄线条的宽度为0.06mm)。印刷复制的微观毛刺及绒毛宽度等复制特征,必然与原版不同。这就使得造假者即使采用现行市面上最精密的商用印刷机,也无法印刷复制出宽度≤0.03mm的假绒毛。



突出防伪优势

       墨迹锯齿等微观防伪特征是自然扩散形成的,无法复制。存储的档案照片无需刻意保密(即使得到源照片亦无法仿制)。相比较,目前市场上主流的数码防伪、加密二维码防伪等数学防伪技术产品均可复制。锯齿的产生及拍照无需专门工序,在包装物印刷生产的同时,可顺便完成,真可谓:零制造、低成本、不可复制、易于识别。从生产制造角度来看,锯齿防伪仅需顺便拍下墨迹边沿的微观照片而已,几乎不用增加其它任何工序,具备了“无为而治”的防伪技术优势。随着智能手机镜头像素的不断提高、随着5G网络的开通、随着人工智能图像识别技术的升级、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深度自学习系统的经验积累,锯齿防伪技术将会越来越实用、越来越有效。